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寒門梟臣討論-第七十五章 同知相伴

寒門梟臣
小說推薦寒門梟臣寒门枭臣
杨墨心里一惊,赶紧整了整衣裳,迎了上去。
一边招手让张顺过来,交待了几句。
张顺立刻骑上大犁马,沿街奔去。
一边大声喊道:“父老乡亲们,襄阳府同知魏大人亲临鄙县,招募义士,有愿去者留下。不愿去者,可作速离去。”
“父老乡亲们,襄阳府同知魏大人亲临鄙县,招募义士……”
沿途的百姓们闻言,纷纷伸颈悬望,议论纷纷。
“襄阳府来招兵了!”
“以其在家饿死,不如去当兵吃皇粮。”
“我跟你一道去!”
“我也去。”
“值此危难,男儿正当保家卫国。”
“老子早就想去了,奈何无人引荐,这下好了。”
“俺一家都死在鞑子刀下,俺等了就是今天啦!”
“算我一个,算我一个。”
“大人,算我一个!”
……
沿街赶来的襄阳府同知魏赢骑在马上,好奇的打量着这些沿途叫嚣的百姓们。
从他们身上,他是乎看到了一种在当下百姓身上很难看到的气质。
不想当大小姐了
尽管他也不知道,这气质该怎么形容。
快马奔至高台之下。
魏赢抬眼就看见李敢带着一个少年书生迎面走来。
魏赢赶紧跳下马,匆匆打量了杨墨一眼。
“草民杨墨拜见同知大人。”
杨墨倒身下拜,却被魏赢一把拉住。
“先生是侯爷的座上宾,魏某可不敢当。魏某临行之际,侯爷再三嘱咐,一定要魏某护送先生到府城去,急切之情溢于言表,可见侯爷的一片求才之心啦!”
魏赢一把抓住杨墨的手,显得无比热情。
同知是知府的副手,在后世相当于专管一方事务的副省长,大权在握。
这样的人对自己毕恭毕敬,杨墨不禁有些受宠若惊。
同知大人的到来,更是从侧面印证了事情的严重性。
看来邓侯官复原职,多半是临危受命,襄阳府的情势肯定不容乐观!
这时,姚军师上前来解释道:“侯爷怕请不动先生,这才让魏大人亲自前来,请小先生到府城商议水泥采购事宜。”
姚军师左右扫了一眼,又附耳上前来,小声说道:“眼下时局混乱,底下鱼龙混杂,侯爷担心先生在此遭遇不测,希望先生能够即刻跟我们到府城去。有侯爷在,就没人敢动先生一根毫毛了。”
“多谢姚军师,容在下了结了手头几件事,就随你们进城。”
杨墨拱手相谢,姚智胜说的倒也不错。
这两天,杨墨隐隐约约已经觉察到,县里的气氛有些不对。
工程快要完工时,周师爷匆匆离开的那段时间。
杨墨就已经开始怀疑,郑仕弘在暗地里谋划着什么。
重生之医女妙音
再加上秦修德府的后门,这几天也一直有人频频进出。
就连空气里都酝酿着阴谋的味道!
杨墨一时看不透他们到底在谋划什么。
为免池鱼之灾,他早就已经开始考虑,要暂时离开这是非之地。
杨墨跟姚军师正说着话。
这时,忽见魏赢手下的两名小校快步走到了城墙根下。
利落的把两张告示张贴在了北门的门洞两旁。
告示一贴出来,尚留在城中的百姓们就都纷纷围了上去。
有人站在招募义兵的告示下念道:
方今天下,承平日久。
以致邪气滋生,冲犯天地。
癣疥之疾生于肘腋,而鬼魅魍魉之辈起于江汉之间。
京西盗贼横生,有水旱匪患七十二处。
今猛兀儿人又公然撕毁盟约,犯我边地,屠戮生民。
吾皇闻奏,天威震怒!
决意肃本清源,恢复圣治。
故此招募天兵十万,月俸从优。
望勇武之士见榜即来,勇投王师!
以助吾皇荡涤天下,肃清六合!
……
百姓们闻听此言,热血上涌,群情激奋。
魏赢见民心可用,即刻命属下支开数套桌椅。
当场摆出文房四宝,招募义兵。
工匠和民夫按册索籍。
愿意留下的重新登记造册,明日便可随军起行。
现场百姓踊跃报名。
队伍很快就从北城门一路排到了南城门。
魏赢见到这番场景,深感欣慰。
他此次有一半是为了水泥来的。
与下属交待了几句之后,就抬头瞻仰起眼前的城墙来!
他说我是黑莲花
魏赢信步走到一处新砌的城墙前。
用手摸了摸那些水泥砖缝,回头问道:“此物就是先生所创之水泥?”
杨墨走上前去,自豪的回应道:“正是。”
他话语还未落,就见魏赢忽然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,狠狠扎向砖缝。
“诤”得一声,匕首坚硬的尖端顿时崩断,不知飞到哪儿去了。
水泥上只留下浅浅一道划痕。
魏赢顿时震惊的瞪大了眼睛,凑近前去仔细的观察着那道凹痕。
不一会儿,他转向杨墨时,眼中已经充满了钦佩。
“此物果然坚如铁石,丝毫也不输给糯米灰浆,令人难以置信。”
原来大胤朝建城,所用的粘合剂,是用石灰等材料混入糯米汁所制。
凝固之后,同样坚硬如铁。
当然造价也十分昂贵,可以说与杨墨报出的水泥价不遑多让。
造城的时候,只能拿它们来砌墙。
绝不敢跟杨墨一样奢侈,采用灌注法。
其实杨墨也是迫不得已,为了赶工期才不得不出此下策。
他完全也可以在城墙中间采用传统夯土,外围再用水泥砌以砖石。
一样的坚固耐用。
但夯土工期太长,跟水泥灌注不可同日而语。
杨墨正准备领着同知大人,去参观制作水泥的土窑。
忽见一顶小轿飞也似的,沿着满街长长的队伍往这边抬了过来。
身后还跟着两匹马和一队衙役。
沿街的民夫们纷纷向他们投去鄙夷的目光。
来的还能是谁,当然就是县里的三套马车。
知县郑仕弘,县丞孙广政和县尉庞武阳。
“停轿,停轿,蠢货……”
官轿抬至离同知大人尚有百步远近的地方。
蜀漢 之 莊稼 漢
在轿帘后面张头张脑的郑大人,就大声嚷嚷着要让轿夫们停轿。
轿夫们一个急刹车,汗流浃背的放下轿子,立刻就累得瘫软在地上。
孙广政和庞武阳连忙滚鞍下马,替郑仕弘掀起了轿帘。
就见县令郑仕弘火急火燎的从轿子里钻出来。
脚绊在轿杠上,一个踉跄,差点没摔个狗吃屎。
还好庞县尉一把扶住了他。
三人结伴快步朝杨墨他们跑了过来。
“下官不知同知大人驾到,有失,有失远迎,还望同知大人,恕罪,恕罪!”
郑仕弘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上前参拜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