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华都市小说 荒事 txt-第94章 夢開二度看書

荒事
小說推薦荒事荒事
作为医生的庄晓萌自然意识到了这一点,她知道丁可文的哮喘病可能已经要发作了,她急忙问道:“可文,你那沙丁胺醇喷剂带来了没有?”
若是平日里,无论到哪里丁可文都会随身携带一支,可是偏偏这一次,他却忘记带了,于是,他摇了摇头。
“你这孩子,怎么连你自己常备的药都不带,真是让我操不完的心呀!”庄晓萌很是着急,她放慢了前进的速度,以便让丁可文的呼吸能顺畅一些。
庄晓萌居然又喊丁可文为孩子,在与两个孩子的同行中如此称呼他,多少让丁可文略感不爽。
好不容易走出了这公园里,在公园的路口,等了好一会儿,才看到一辆出租车经过,庄晓萌急忙拦住了车,几个人上车以后,司机问道:“你们这一家子,这是要去哪里?”
显然,司机把他们当成了一家人,父母带着两个孩子出来游玩,不是最正常不过了吗?
“宾馆,你把我们送到离这里最近的宾馆里就行!”没等丁可文向那司机解释什么,庄晓萌便抢先的回答道着。
在庄晓萌的眼里看来,是不是一家人并不重要,按照目前丁可文的情况来看,就是尽快的安排他到一处温暖的地方,好好休息一下,才是最重要的。之所以选择附近的宾馆,完全是因为在这么寒冷的雨雪天气里,他们已经根本没有什么别的好去处了!
司机答应了一声,便开车把他们送到了离这海洋公园最近的一家宾馆里。
虽然作为救世主被召唤到异世界,但是年过30力不从心,所以只好偷偷地开起了咖啡厅。(境外版)
庄晓萌只开了一间标准房,因为她不确定她们能不能在天黑之前回到遛马圈村。
丁可文的状况似乎有一些不妙,脸通红通红的,不但呼吸急促,而且还夹带着哨音。这奇妙的声音就像是一种音乐,惹得两个孩子非常好奇的盯着他。
庄晓萌用手试了试丁可文的额头,这是除了丁可文母亲以外,第二个女人用手来检查丁可文身上的温度。
丁可文忍不住有一些害羞起来,脸色比刚才更红起来。
“怎么?还害羞了?以前我不也是给你量过体温吗?”庄晓萌看见丁可文如此窘迫,忍不住的想笑。
话虽是不假,可是这能一样吗?去卫生室她是用温度计,在这里她用的是手。冰凉的玻璃制温度计和这略带温暖的小手,两种感觉岂能同日而语?
“你先别动了,躺在床上好好休息,我去附近的药店给你买药去。”庄晓萌说罢转过身,对两个孩子,特别是年龄稍大一点的姐姐梦兰说道,“你们两个,乖乖在这房间里帮我照顾着一点你们的可文哥哥,我出去买点药,马上回来,听懂了吗?”
两个孩子点点,一副很是听话的样子。
“谢谢表婶婶,本来是让我来帮你照顾小孩的,想不到这下子,倒是需要你们照顾我了。”丁可文有一些歉意,要不是他的拖累,也许她们一家已经可以搭乘班线车回家去了。
“说这些干啥啊?要不是我带你出来,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,你们都是我的孩子,我为你们做什么都是应该的!”庄晓萌笑嘻嘻的收拾起钱包,准备出发。
丁可文听的努起了嘴巴,自己什么时候也变成了她的孩子?他都三十岁了,说不好听的,他的胡子要是凑到她的脸上,都能一下子扎破她娇嫩的肌肤了!
打住!丁可文猛然在心里警醒着自己!
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而又龌龊的想法呢?就只因为她是女人,而他丁可文是男人吗?不对,不对!她是他的表婶婶,他可千万不能有这种不伦的想法!《神雕侠侣》上面,侄子杨过对姑姑小龙女的思念,也只是作者一厢情愿的杜撰而已,现实生活中,怎么可能会允许这样的故事发生呢!
没过多久,庄晓萌就买回来了药,按照说明书上所写的,依次给丁可文服下。她更是打了热水,用热毛巾敷在他的额头上。
小小的房间里,孩子们的打闹,庄晓萌的细心呵护,瞬间让丁可文的心觉得温暖起来。
他甚至都想,他要是拥有这样一个家庭该多好啊!儿女绕膝,妻子加持,欢天喜地,幸福美满!可是,现在这里的一切都不属于他,孩子是别人的,妻子也更是别人的。
想着想着,他觉得一阵困意袭来,于是他闭上眼睛,昏沉沉的睡去……
迷迷糊糊中,似乎他看到了庄晓萌去了楼下的服务台那里,重新开了一个房间。然后,回过头来,把她的两个孩子带离了这个房间……又过了好久好久,似乎是她已经安顿好了孩子们,又蹑手蹑脚的回到了他们的房间里……
也许是因为房间里太热,庄晓萌先是褪去了她卡其色的毛呢外套,露出了里面红色的毛衣。他这时候才注意到,原来她的身材竟然是如此的凹凸有致。她逼近了过来,浑身散发着母性特有的气息,外加她身上衣服薰衣草味的香水味……
她俯下身来,尝试着想用她那涂抹着淡淡红色,性感的小嘴唇,去润泽一下丁可文干涩起皮的唇部……丁可文也仰起脸,准备迎合着!
可是,就在这一瞬间,房间的门被人用脚狠狠的踹开了,李新学带着一大帮人冲了进来,那一大帮人当中,更有庄晓萌叔公家儿子,自己的好朋友李新化……
“你竟然对你的表婶婶下手,更何况她还是我的嫂子啊,你不看僧面看佛面吧,朋友之妻不可欺!朋友之嫂更是如此!算我看错你了!来,大家一起揍这个狗杂种!”李新化呼喊着。
于是,一众人等涌了上来,对着丁可文就是一阵子的拳打脚踢……
“不要,不要……”丁可文惊恐万状的喊了起来,以至于他掀翻了被子,直愣愣的坐在了床上!
房间里的两个孩子差一点被吓哭了,她们惊恐的拽着庄晓萌的衣角,扑棱着她们的大眼睛望着他。
原来是一场梦!这也是丁可文第二次在梦中遇到庄晓萌了。
为什么总是会梦到庄晓萌呢?难道这个还算漂亮的女人真的会和自己有一段缘分吗?丁可文心里竟然涌出了这样一个他自己都觉得可笑的念头。
“你做什么噩梦了吧?”庄晓萌问。
丁可文怎么可能把这个荒唐的梦告诉庄晓萌啊!他只好敷衍的编造了一个故事:“唉!刚才我做梦,梦见一头大老虎一直在追我,它张着血盆大口,差一点就咬到了我的尾巴根子……”
两个孩子笑了起来,梦兰更是嘲笑着丁可文说:“叔叔,你真是一个胆小鬼……”
“怎么叫他叔叔了?不是跟你们说了,是可文哥哥吗?”庄晓萌有一些恼怒的重申着。
“他那么多胡茬子,不像哥哥!”小振子天真无邪的回答着。
庄晓萌使劲的瞪了她们一眼说道:“你们以后长大了,自然就会知道为你们什么要叫他哥哥了。”
两个孩子自此闭嘴,不再提什么关于叔叔的事情了。
“你这一睡,竟然睡了好几个小时,天色也已经黑了起来,看样子今天晚上,我们是回不去家了。”庄晓萌打开了窗帘,让丁可文看看外面的天色,的确,透过玻璃,已经隐约看见外面亮起了路灯。
“我出去再订一间房,不然这么多人,怎么睡呀!”庄晓萌站起身来,对丁可文说着。
啊?这不正是梦中的剧本,难道真的要按照他梦里所梦的进行下去吗?
丁可文顿时有点紧张起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