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《我是守界人》-第一四七章 這兩個傢伙哪去了展示

我是守界人
小說推薦我是守界人我是守界人
能让女色鬼有机可乘的男人,自然就是像蒋小伟这种意志力薄弱的帅哥了。
所谓的意志力,指的是对女人没有抵抗力、花心、经常看一些淫秽的东西,心里整日都想着男女之事的男人,如果长得再帅点,便成了女色鬼纠缠的不二人选。
反之,如果一个男人心性坚定,只对一个女人一心一意,那么女色鬼是无法接近他的。
不过,我长这么大,还没听说过谁是因为招惹到女色鬼,而被杀的。
难道缠上蒋小伟的女色鬼,完事后觉得他不仅颜值高,活还好,舍不得与他分开,便直接杀了,与他去做一对鬼鸳鸯了?
这听上去好像有点扯……
时间过的很快,吃中午饭的时候,蒋小伟的父母从老家赶来了。
他们在他跳楼的地方哭得惊天动地,一边大哭,一边让学校赔他们儿子。
说儿子在家的时候好好的,刚来学校两天就出事了,这指定不是自杀,里头一定有什么猫腻……
他们整出的动静挺大,几乎引来了全校学生的围观。
围观的人群见到他们悲痛的样子也炸开了锅,纷纷议论着昨天白天刚说闹鬼,晚上就死了人,这是将闹鬼这事落实到了实处啊。
有些胆小的女生都吓得变了脸色,纷纷商议着要租房搬出去。
还有几个将我围住,直接塞钱给我,让我有时间给他们画几张护身符。
整个现场乱成了一锅滚开的粥。
最终还是学校出面,费了好大的事才将事情压了下来,不过这次的效果远远没有上次那么明显了。
一下午的时间就这样闹闹哄哄的过去了。
下午下课后回到寝室,我傻了眼。宿舍里满满当当的全是人,有认识的,有不认识的,他们都拿着钱往胖子手里塞。
胖子一边收钱一边喊着:“大家都别急,人人有份,陈大师亲笔力作,开光灵符,驱鬼、辟邪、报平安,价高者先得……306室王大民两百块,我给你记本上了,回头我把符给你送过去……”
胖子这货又在打我的主意……
我一步迈进屋里,问道:“都干什么呢?”
“陈长生回来了!”
邪医紫后 绝世启航
“长生,我就住在蒋小伟隔壁宿舍,他出事后,我心里怕的慌,你能不能先给我画?”
九陽煉神
“凭什么先给你画?不是价高者先得吗?你拿钱吧……”
……
我瞬间被围了个水泄不通,他们你一句我一嘴的,很快我就明白了怎么回事。
合着这些都是对闹鬼之事比较相信的人,他们来找我买符了。
死胖子对我的符进行了拍卖,先收钱后画符,谁给的钱多就先给谁画。
这闹哄哄的场面让我一阵头大,再想到我身上刚背的处分,有点恼火。
我挤出人堆,把门一关,低声吼道:“学校里现在正严查封建迷信这事,你们就这样来我们宿舍闹腾,是想把我退到风口浪尖上去?”
大伙一听,立马都闭了嘴。
宫本樱非常可爱的漫画
墓海诡录
半天,有胆子大的同学弱弱问道:“那你画还是不画?不画我们再想别的办法。”
“画画,肯定要画……”
还没等着说话,胖子急眼了,一连说了好几个画,又补充道:“大家都知道,现在风声这么紧,被逮到就直接肄业了,所以咱们有言在先,这事一定要保密。谁要给说出去大家都没好。”
说着他晃了晃手里的本子。
上面记录了一些给了钱的同学。
“是,是,这道理我们都懂。”
“那就行,交了钱的先回去吧,回头我给你们把符送去。没交钱的来我这里登记,来来,大家不要急……”胖子还是有一定的组织能力的。
我彻底无语,直接躺到床上用被子蒙住了头?
一波走了,一波又来,如此一波接一波的,一直到了夜里八点多,寝室里总算安静了下来。
機戰蛋 小說
人都走了以后,胖子插上门,一手拿着本子,一手攥着厚厚一摞钱,得意洋洋地说道:“陈大师,我这助理做的还不错吧?你出技术我拉业务,咱俩四六开,我四你六,成不?”
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了下来,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本子,扫了几眼,心中的怒火顿时被上面的字数强行压了下去。
别看这小子胖得跟头猪似的,头脑还真的挺好使,我当初只不过是想着一张符卖二十块,他现在用竞价的方式,竟然使得最高价到了八百。
这本子上的数加起来一万多了……
“怎么样?这钱来的容易吧?每一事件的发生,必定会催生一种新的职业,这就是咱俩在大学生涯中挖到的第一桶金,而且前景无限……你说有钱了,咱俩是不是先去买个手机,以方便联系业务?”
胖子兴高采烈地跟我一阵显摆。
我瞅了他一眼:“你以为画符跟你写作业一样?随便一画就成了?这是需要很大的精力跟心血的,你一下子应了这么多,我全画出来,估计没多大功效。”
“谁知道这玩意有用没用,不就是图个心理安慰嘛,你给我画张有用的,其他的你随便搞搞就行了。”胖子很有当奸商的潜质……
我想了想,倒也是这么个理,符咒这东西真正又有几个人懂?会画的人更少,市面上那些大多是机器印刷的,卖的也不错,求符之人不就是求个心理安慰嘛。
胖子见我沉默很久,问道:“怎么样?你考虑好了没?你要是不画,我就出去找算命先生画,十块钱一张,我挣的更多。”
“别介。”我道,“成交!”
胖子听了很高兴,咧着大嘴算账去了,我则将昨天晚上出去买的东西拿了出来,一一摆在桌子上专心画起了符。
几十张符,我一直画到凌晨两点多才完事,胖子那货早已睡的口水都泡透了枕头。
我活动了一下酸痛的手腕,瞅了一圈,这才注意到马飞跟杨野没在宿舍里,他俩的床上空空如也,被子叠的好好的……
这两个家伙干什么去了?怎么这个点了都还不回来?